历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

2018-10-23 郭朋涛自媒体博客 归类:读书笔记

茅盾文学奖历届获奖作品分别如下:  

第一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1977—1981)  

周克芹,《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百花文艺出版社  

魏巍,《东方》,人民文学出版社  

莫应丰,《将军吟》,人民文学出版社  

姚雪垠,《李自成》(第二卷),中国青年出版社  

古华,《芙蓉镇》,人民文学出版社  

李国文,《冬天里的春天》,人民文学出版社  

第二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1982—1984)  

李准,《黄河东流去》,北京出版社  

张洁,《沉重的翅膀》(修订本),人民文学出版社  

刘心武,《钟鼓楼》,人民文学出版社  

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1985—1988)  

路遥,《平凡的世界》,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凌力,《少年天子》,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孙力、余小惠,《都市风流》,浙江文艺出版社  

刘白羽,《第二个太阳》,人民文学出版社  

霍达,《穆斯林的葬礼》,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荣誉奖  

萧克,《浴血罗霄》,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徐兴业,《金瓯缺》,海峡文艺出版社  

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1989—1994)  

王火,《战争和人》(一、二、三),人民文学出版社  

陈忠实,《白鹿原》(修订本),人民文学出版社  

刘斯奋,《白门柳》(一、二),中国青年出版社  

刘玉民,《骚动之秋》,人民文学出版社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1995—1998)  

张平,《抉择》  

阿来,《尘埃落定》  

王安忆,《长恨歌》  

王旭烽,《茶人三部曲》(一、二)  

第六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1999—2002)  

熊召政,《张居正》,长江文艺出版社  

张洁,《无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徐贵祥,《历史的天空》,人民文学出版社  

柳建伟,《英雄时代》,人民文学出版社  

宗璞,《东藏记》,人民文学出版社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2003—2006)  

贾平凹,《秦腔》,《收获》杂志、作家出版社  

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收获》杂志、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周大新,《湖光山色》,《中国作家》杂志、作家出版社  

麦家,《暗算》,《钟山》杂志(发表篇名为《暗器》)、世界知识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2007—2010)  

张炜,《你在高原》  

刘醒龙,《天行者》  

莫言,《蛙》  

毕飞宇,《推拿》  

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2011—2014)  

格非,《江南三部曲》  

王蒙,《这边风景》  

李佩甫,《生命册》  

金宇澄,《繁花》  

苏童,《黄雀记》  

扩展资料  

在留下《子夜》、《春蚕》、《林家铺子》等一系列足载史册的作品后,1981年3月14日,茅盾先生自知病将不起,将25万元稿费捐出设立茅盾文学奖,每四年评选一次,这一奖项随后成为中国长篇小说的最高奖项。  

自1982年评选出第一届茅盾文学奖作品起,历时36年,已有43位作家荣获该奖,王安忆、莫言、刘心武、迟子建、贾平凹……现代文学星空最耀眼的几位作家,都曾获得过该奖。  

或许因为文学追求“不落俗套”,对于关乎“人间烟火”的奖金问题鲜少被关注。  

1982年,首届茅盾文学奖颁奖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1、奖金数额  

如今的读者或许无法想象这25万的市值,但在改革开放之初的1981年,茅盾先生捐的25万元可谓一笔天价巨款。据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钟伟教授的研究测算,1981年的1万元相当于今天的255万元,这就意味着茅盾先生的25万在今天相当于6375万元。  

最初的茅奖奖金由这25万元产生的利息支付,可谓绰绰有余。  

那么,每位作家能获得的奖金数额,最初的两届资料已暂不可考,目前所能见的,是1988年,路遥凭借《平凡的世界》在第三届茅奖评选中斩获一席,当时中国刚经历过迅速的经济发展,货币一度贬值,路遥当年所获的奖金是5000元,折合成今天的价值约为17万。  

这对于当时的路遥而言,仍是杯水车薪,路遥的胞弟王天乐在《苦难是他永恒的伴侣》一书中回忆道:“路遥在电话上告诉我,去领奖还是没有钱,路费是借到了,但到北京得请客,还要买100套《平凡的世界》送人,让我再想一下办法。”  

当时,一套《平凡的世界》共需26.95元,如此算来,买完100套书及往返陕西和北京的车票后,路遥的奖金确实所剩无几。  

随后的几届,伴随经济迅速发展,茅盾文学奖奖金也加码到5万元,但或许只是4年之差,奖金的区异令人咋舌。这就不得不提2011年,彼时,由于李嘉诚先生的慷慨捐助,茅奖的奖金从5万提升至50万,此举使茅奖成功登顶中国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  

奖金翻了十倍,作家们的反应颇为风趣。据刘震云回忆,2011年夏天的一个周六下午,他在菜市场面对“昂贵”的西红柿和便宜的茄子纠结不已,作协的工作人员打进电话通知他获奖,放下电话后,他豪气地对菜摊老板说:“最贵的西红柿,来两斤!”  

这段文坛“佳话”至2015年仍被戏谑一番。2015年,苏童以《黄雀记》结束多年“陪跑”,摘下茅奖桂冠,记者采访要如何花50万元奖金时,他笑侃自己不会像刘震云一样买西红柿,而且“这个钱都是归老婆管的”。  

值得注意的是,与苏童同年获奖的李佩甫,作为第一位河南本土作家获奖,河南省政府在他获奖之后的三个月,为他颁发了“河南省文学创作杰出贡献奖”,奖金亦高达50万。  

不论茅奖金额如何更迭,生发出多少争议、佳话,从以上资料梳理中,我们至少可以确定,茅奖发了多年却发不完的原因,一部分是由于茅盾先生确实留下一笔足以殖生大量利息的稿费,另一部分则是仰赖社会赞助。据了解,国家也曾有相应的拨款。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茅盾文学奖


郭朋涛博客,我是教零基础如何做网站的郭老师,曾是大学特聘网页设计老师。 ( 微信:363708180
阅读 21

郭朋涛

天下之事,不难于始,而难于常,所以毅力为可贵也。日记,细事也,然极难事也。